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西安一公司高管突然离世,妻子发现其手机里藏着大量秘密——他竟与多名女子暧昧,并给付数十万金钱和奢侈品。妻子决定向法院起诉讨个公道。

640.webp.jpg

丈夫去世一年多 她还在打官司

40岁出头的娟子相貌秀丽,丈夫刘林去世的一年多里,她除了工作和照顾孩子,还要抽出大部分精力打官司,“要为我和孩子索回本属于我们的家庭财产。”

娟子和刘林结婚15年,有个十几岁的孩子。刘林生前是西安某公司高管,收入不菲,具体挣多少娟子不知道,因为银行卡是丈夫自己保管。娟子说她从不过问丈夫的收入,也从不看他的手机。

丈夫在世时,娟子认为夫妻感情“还不错”,刘林除了工作忙,对家庭的照顾也算到位。直到2017年8月,40多岁的刘林在一场事故中突然去世。

微信里有大量暧昧聊天及金钱往来

悲伤不已的娟子在处理遗物时,发现丈夫手机里与不止一个陌生女人的聊天记录,内容极其暧昧,更包含了大量的金钱往来,还有不少奢侈品赠送的内容。

娟子几近崩溃。“这些送给别的女人的钱,应该是我孩子的学费、生活费,她们还占用了我先生本应陪伴孩子的时光,这么多年,他从没陪孩子去过一次公园,所以我必须要讨一个公道!”娟子说。

一女子称是劳务报酬 最终返还钱财

与丈夫有不正当关系之一的是徐红,90后,辽宁人。

娟子说,刘林去世前的几个月里,曾多次给徐红转账、购买奢侈品等:银行卡转账10万元、微信转账4万余元,一只3.2万元的某品牌女包,从马来西亚邮寄的市场价1万元的一斤金丝燕双层燕窝,并承包了多次头等舱机票等。

此后,娟子委托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的张莹律师向徐红住所地辽宁某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徐红返还其丈夫赠与的财物共十多万元。

庭审中,徐红称自己与刘林之间属于劳务关系,刘林因工作应酬需要联系到她,要求其以助理身份组织饭局并提供公关服务。庭审时,“法官问她陪人喝多少酒能一次性挣到10万元时,她回答不了。”

法院进行调解时,徐红称她已将刘林赠与的财物花光,无钱返还。万般无奈之下,娟子联系到了徐红家人,将徐红“工作”的真实情况反馈给了其家人。迫于压力,最终徐红同意以现金形式返还了娟子丈夫赠与其的财物。

丈夫银行卡被一女子绑定了支付宝

除了徐红,还有西安一名叫贾萍的女子,让娟子尤为愤怒:贾萍的支付宝竟然绑定了刘林的银行卡。

娟子了解到,贾萍比刘林小将近10岁,也是已婚。贾萍和刘林通过某交友软件相识,实际交往已经5年了。

娟子提供的丈夫与贾萍的聊天记录里,贾萍通常会发一张名牌女包、女式手表或者衣服、鞋子之类的照片,然后问刘林是否好看,显得极其亲昵:“我负责刷卡,你负责点头”、“你今年挣钱了,给我买个**的包包吧”、“我要一千你给五千,这是溺爱”……

娟子将2016年以后丈夫给贾萍的金钱、物品进行了统计:在多达近30项、总计20万元的记录里,除了大额金钱,还有小到13元、16元的消费账单,“吃碗面都刷我先生的卡!”

贾萍曾发了一张女表的照片给刘林称:“你好好挣钱,哈哈哈……”但刘林并未过多接话。“我先生知道那表的价格,他曾经送我一块一模一样的,20多万。”娟子说,贾萍还向刘林发送过多张其不雅照片。

女子辩称应扣减并抵扣部分财物

2018年秋,娟子将贾萍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确认刘林的赠与行为无效,要求贾萍返还刘林赠与其的财物共计20余万元。

2018年11月,该案开庭,贾萍并未现身,只是委托了律师出庭。贾萍答辩称,刘林确实给她转过款、购买过物品,但并不都是赠与行为,其中有刘林因日常生活需要的花费,还有她自己购买的部分,而且她也多次向刘林支付大量现金并赠与物品。此外,她称不知道刘林有配偶,她愿意返还刘林赠与的财产,但基于公平原则,应将刘林因日常生活需要支付的财产予以扣减且将她向刘林赠与的财产予以抵扣。

起诉后,娟子和贾萍见过一次面,贾萍再一次称她并不知道刘林已婚,她是因为感情并不是因为钱。但娟子告诉记者,贾萍在聊天中曾提出她“动了离婚的心思”,想和刘林在一起,刘林回复“那是两个家族的事,不是你想咋就咋的。”

数天前,娟子又发现刘林在2014年转账4万元给贾萍的证据,“为了更多像我有一样遭遇的妻子,我也决定诉讼到底!”(为保护隐私,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部分时间、数额等信息尊重当事人意愿,略有改动)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